您现在的位置: 铁算盘3438 >> 特彩吧彩民信懒的资料 >> 感想随笔 >> 正文

lol买外围是什么意思

时间:2018/9/25栏目:感想随笔

  中秋随笔:万里河山一梦遥

  全文|1,946字

  阅读时长|5分钟

  作者|墨  涵

  时光总是在不经意间,于你的指缝悄悄溜走。

  宛若白驹过隙,只是一愣神的工夫,便又是中秋了。年年中秋,今又中秋。一年一年,这时间过得真快。

  恍惚间,万物刚刚于春天萌芽,一抬眼,夏天却已然结束了。而我,如同这季节一般,也在向秋天靠拢了。

  人生最怕来不及,人生最怕等不起。春天的百花还没有绽放,秋天的枯叶便已开始凋零。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走着走着,还没活明白呢,一转身,却发现自己已经老了。

  那些年少时的过往,都已经成了年代久远的故事。那些年少时的向往、期冀,胸中曾经熊熊燃烧过的冲天的火焰,后来,都被漫长而琐碎又苍白的时光所吞噬,再也不复当初的模样。面对生活中所遭逢的种种刁难、无奈,也开始渐渐地学会了隐忍、妥协。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不再去无谓地关心许多与你的命运曲线关联不大的事物。

  不相干,无意义,是两把鲜血淋漓地屠刀,毫不留情地斩去了探寻路旁花花草草的热情和耐心。原本就是马不停蹄,一路火花带闪电,朝着终点狂奔而去的人。那些路旁的花花草草,纵然鲜美,并不能为你抵达终点有所裨益,只是空耗了时间而已。驻足,擦肩,路过,一骑绝尘,从此再无际会。宛如天上悠悠的云朵,看她溜溜地来,又看她溜溜地去。时光荏苒,一去经年后,你还是你,云还是云。

  孤绝如斯,一去经年。没看见花,没看见草,也没有抵达终点。时光都溜走了,不舍昼夜,如水东逝,一去不返。林花谢了春红,太匆匆。我是软弱无能的,挽不住水,留不住云,也回不到白马轻裘少年时。好似一片于秋风中悠悠滑落的叶,沿时光的长河,顺流而下,去往无尽的未知的远方;好似浮浮沉沉、跌跌宕宕的飘萍,就那么停停走走;好似一只陀螺,左一弯右一绕地,十分生疏地描摹着属于我的生命的曲线。正是如我这般的,许许多多的不尽相同的生命曲线,共同构建出了这个纷繁芜杂、绚烂多姿的多彩世界。

  人生一世,草木一秋。百年之后,我们终将归于尘土。你曾热切眷恋过的这个世界,从此再无半点你的气息。彼时,又有谁会忆起你,你又是否能够带着这一世的记忆,重返你曾眷恋过的这个世界?记得如何?不记得又怎样?生命是瞬间的光华,花开是刹那的欣喜。这一世,来过,历过,已然足够;这一世,你曾真真切切地活过,便已是不负。

  生命本就缘于偶然,是上苍于不经意间抛洒于世间的一粒尘埃。能拥有这一世的精彩,已是幸运。无论身处何种境地,你又何需怨艾?渺若微尘,寄若蜉蝣。荣辱兴衰,不过耳畔清风,山涧月明。你若留神,它在。你若无意,何有?风是属于宇宙的,你是属于自己的。你的心相,才是属于你的庞大的世界。

  道家所热切推崇的清净无为,并非要你无所作为,而是要你不要太多作为。(www.yuvaleshel.com)聚焦,你的世界,比世界更精彩。

  徐如林,疾如风。不动如山,动如火掠。放如万马奔腾,收似千年寒冰。纵然听过许多道理,却依然过不好这一生。或上或下,或左或右,哪一点刚刚好,才足以平衡、恰当、妥帖地安置好你这一生?

  每逢佳节,便是一个生命的节点,足以给自己一个理由,去检阅你的过往。由来我所历过的诸多时节,纵然不曾热烈的关注过,满心地投入过,于我,总还是有些独特的况味的。

  向来对这些时节不曾过分地关注过,总当是寻常的日子寻常地过活。无所谓悲,亦无所谓喜。所谓的佳节,月圆所蕴涵的融融地暖意,于我也是不大相干的。如《红楼梦》中所述那般浩大而繁复的家宴,于我是不可想象的。那些于月下庭院的微风间推杯换盏,脉脉地传递着的融融地温情,正如这仲秋的圆月一般,寥廓而深远。我曾打算靠近这月圆,终还是渐行渐远。诚如多年之前,我于秋日傍晚的河岸,目送,身旁散步的行人,来来往往。路过,擦肩,然后面目模糊。我置身于这清冷的河岸,无法实现身份置换,融入到那些热闹的行人的行列。多年以后,依然如故。

  那年上元节的月,一如仲秋般地圆。我依然伫立,于河岸的清冷和沉寂之中眺望。彼岸,烟花绚烂,如这盛世一般姿态万千。我回望身后小巷,低矮昏暗。那满屋的月华,如水银泻地,冰冷沉寂,不复半点佳节的热烈。

  一去经年后,也终于,习以为常。

  那些扬扬洒洒的,落入尘世的水,无论是苦是甜,你都能吞得下。吞下了,消解了,析出的,是热的,暖的潮流。藉此以温暖,未知的漫漫长途。后来,也便不再期冀,将要落入尘世的水,是苦还是甜。

  回眸,我眺望,那些我所跨越过的万里河山,有雾蔼重重,有旆旗烈烈。于轮回的曲折中踱步的少年,苍老以后,回首这跌宕的半生,若是总结,也算是绚烂的吧。

  那些花开,那些甜美的河水呵,终年流淌于别人的世界里。于我,却独是遗漏了的。我殷殷切切地念想过的,终还是散落于这尘世绵延跌宕的长风里。

  山一程,水一程,身向榆关那畔行,夜深千帐灯。风一更,雪一更,聒碎乡心梦不成,故园无此声。

  多年以后,你所憧憬过的万里河山,都隐隐地消散于尘世这飘忽不定的长风里。彼时,你依然如野草般蓬勃的热血,又将于何处安放?

  ———  End  ———

下页更精彩:1 2 3 4 下一页